人间大炮

或许这里面还有点真实

——愆伏
第一章 wholesale jerseys 恰似一场好梦
第一回,惟有读书高

刘备醒着,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。外面有些吵,楼上那只哈巴狗的铃铛开始丁丁当当个没完。他坐起来,看了看表——13:20。
楼道里,两个民工正抬着一幅巨大的油画上来,于是刘备侧过身子让路。蓦地,瞥见油画上是一丰满的裸体女人,暗忖这油画的买主似和自己有同样的嗜好。以至于他骑着车子上了马路还念念不忘,也就没有发现自己阻了他人道路、财路。一辆人力三轮尖叫着在他面前停下,车夫的脸好象没熟透的番茄半青半红的。
“小X养的,你眼睛长屁股上了?!”别看三轮车夫读的书不多,对人类进化论还颇有微词。
刘备铭记“语言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矮子”这句名言,只不过他还不明白到底是做矮子还是做巨人。何况碰上个巨人,他就只能做矮子了。待到那车夫走远,刘备扯着嗓子回敬:“你才小X养的,有种单条!”只可惜这句话声音小的等同于自言自语。
刘备迟到了,不得不写一篇检查,下次月考之后交。他决定给检查定的题目叫《国民素质与交通状况》。下午两节体育课莫名其妙就姓了“数学”。刘备看见数学老师的脸就觉得催眠,春困秋乏夏打盹,睡不醒的冬三月。只要是数学课,刘备基本一年四季几乎都交给周公了。
“哎,起来了”刘备在恍惚中发觉似乎有人在呼唤自己。
他把脸转个方向,用手抱住头,极不耐烦的:“干吗?”
“我要锁门了,快点!”曹操催促。
“靠,放学拉?”刘备有些讶异,“袁绍呢?”
办公室里灯光并不讨人喜欢,撩拨起来的只有烦躁罢了。他把自行车停在离办公楼20米远的阴暗角落,坐在车上望着对面的出口。不一会儿,袁绍兴高采烈的从那一团光晕中走了出来。
“干吗拉?“刘备迎上去。
“大头说我不用请家长了,明天把《数学之友》后面的自测题做完交给他就行!”
“那你高兴什么阿?”刘备发现袁绍是个太容易乐观的人,“那么多,你一晚上做的完么?”
“我有答案!”袁绍胸有成竹“上次他收答案的时候,我提前复印了一份,哈哈!”
“可是,不是要过程的吗?”
袁绍临危不惧:“有什么,我随便写一点就是了,你以为他会每一题都那么仔细看啊?走,去文化宫玩‘97’,我请客!”
“喂,已经不早了,你回去晚了没事吧?”刘备有点担心,“我是无所谓哦,我爸出差,我妈去外婆家了。”
“反正都已经迟了,回去都是一顿(打)。早晚还不一样?“袁绍干脆破罐破摔。
“也是。那说好了,97我先上,要是有人挑,你再上。”
两人骑车出了校门,对身后门卫的“不准在校内骑车!”的叫嚷充耳不闻。

cheap mlb jerseys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nba jerseys wholesale nfl jersey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