狼图腾——惟论两性?

  不要想歪了,此两性非彼两性,指书中“狼性”、“羊性”耳。部门经理曾强烈推荐这本书,于是花了32块大洋买了本回家。
  文章一篇例子,一篇人物言论描写,证明一个论点——游牧民族的“狼性”要比农耕民族的“羊性”优越的多。“狼性”懂得可持续发展,生态平衡,勇敢进取。“羊性”则短视、怯懦、破坏自然。茫茫华夏,难道人性就只有“狼”“羊”两种?作者甚至从中推论出人类的直立行走出现在草原!?直接诱因就是草原狼。如果这是社会学论文这一切都不会那么奇怪,可这是一本小说阿。到达书本结尾,便是一大段一大段的近似说教的论点阐述,实在是难以下咽。其间作者提及了华夏先祖的炎帝的来源于西北羌族。可据我所知,炎帝时代貌似还不曾有什么羌族,之前就更难说了。西周吕尚(姜子牙)封地姜(另称羌),那地方住的人后来就被称作羌族。说吕尚是炎帝后代还有点道理,两人都姓姜嘛。反之,就乱了。
  当然这本书也并非乏善可陈,至少对于草原生活的描写还是相当精致。人物也个个真实,有血有肉。人说“开卷有益”,好歹让我们知道自己的信仰是什么。

豆瓣上有位朋友写了这么一段评论,很有意思

引用自
下一次给我们输血的是谁?是不是作者最后说的所谓“海洋狼”日本啊?姜戎同志收了倭奴多少银子?
  看看鞑靼草原上血管里流着狼血的狼之国——蒙古国吧!人家可是纯狼血啊,根本不用别人输血的,可是却穷成那个德行,夹在中俄两个曾经被它们征服的国家之间可怜兮兮地装孙子。看看当今的地球吧!当年被蒙古人征服的国家和地区,现在哪一个不比蒙古国富裕、强盛?当年征服半个地球的蒙古铁骑哪去了?哦,对了,现在骑兵不时兴了。现在打仗用的是坦克、大炮、飞机、导弹,这些东东野狼是不会造的。制造这些东西需要大量的天文、地理、气候知识来发展农业,靠农业来养活大量非农业人口,然后要靠这些非农业人口发展手工业乃至工业,还要有政府组织来管理庞大的人口,需要大量受过不同层次教育的劳动力,需要几何、代数、物理、化学、机械、电子等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知识,这些对野狼来说简直太深奥了!所以我们进步了,而野狼还停留在比一千多年前强不了多少的那种状态。
  人类的祖先是非常恐惧野兽的,我们可以想像得出手无寸铁的原始人面对庞大、凶悍的猛兽时是怎样一种心境。可是后来人类发明了石器,发明了陶器,发明了冶炼金属的技术,于是凶悍的猛兽渐渐不再能够威胁人类。它们被关在动物园的铁笼里供幼稚的人类婴孩观看,它们在马戏团中被柔弱的女子呼来喝去,它们甚至需要人类的呵护与怜悯才不至于从这颗星球上消失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改变了,我们渐渐远离了野兽的本性,变得温和、仁爱,而我们得到的回报就是智慧,以及智慧带来的伟大力量!为什么有人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,享用着人类文明的丰硕成果,却去歌颂野兽、崇拜野蛮,对于落后的游牧生产方式充满了偏执的迷恋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