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金山捉虫记

说起和虫打交道,得追溯到孩童时代。那时候物质条件不如现在发达,孩子们的玩物多半是自己动手制作的或取之于自然。不同的虫子陪着我渡过了很多个无聊的日子——蛐蛐、蝈蝈、蚂蚱、西瓜虫,其实最喜欢的还是漂亮的甲虫类。小时候每每看见别家孩子手中牵着飞舞的金龟子就非常的羡慕,家乡有句俗语“金妈妈、银妈妈,不会飞的臭妈妈”。因为生处城市,“金妈妈”和“银妈妈”都很少见。不会飞的甲虫倒是有一些。可因为是“臭妈妈”所以几乎无人问津。可是,我终究还是想要一只自己的甲虫,不管它是什么都好。

终于有一天,让我逮着了机会。在一棵腐朽的柳树上,我无意间揭开了一块树皮,天哪!树皮下满满当当的全是黑色的甲虫,我也顾不得什么“臭妈妈”了,挑了一只最大的带回了家。学着别人绑金龟子的方式,我也用了根细细的棉线系在甲虫的胸腹结合处,希望能没事溜溜我的“黑妈妈”。可惜,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它飞过。

独角仙最近,和别人聊天时偶然提到了上述的故事,于是对昆虫的好奇心又再一次被挑逗起来。我这人就是这样,要不没兴趣,一旦有了兴趣,便一分钟也舍不得停留。于是立即网上开始查起资料来,经过考证才得知原来当初我抓的那只虫是一只锹甲,具体什么品种现在已很难回想乃至辨别了。查资料的过程中看到很多其他可爱的甲虫,其中两种尤其漂亮。 其一是独角仙,其二是大兜,它们都应属于犀金龟类吧。这时候更是心痒难耐,于是和同事商量准备出去抓两只看看。经过调查,我们得知南京很少能见到独角仙和大兜,但紫金山上常有锹甲出没,可现在已过了最佳采集(野外捉虫)时间。可是我们都太想亲手捉到那样可爱的虫子了,于是约好了周末去紫金山转转,探探地形再说。

众人简单地进行了分工,制定了简单的行进路线,把要带的东西也列了个清单。主要有饮用水、装昆虫的容器(我们用的空饮料瓶,事实证明是错误的决定)、橡胶手套、驱蚊水、螺丝刀、多功能军刀、创可贴。周末的上午,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白马公园准备上山捉虫。这里插一句,上山采集一定要明确目标,并且提早研究该虫的各种习性。比如独角仙和锹甲的成虫,一般在5~7月份的夜晚出现的比较多。像我们这样9月份的大白天上山,要能见到真是活见鬼了。

我们一路从白马公园走到廖仲恺墓,又转向卫岗方向,途径2个小湖,最终到达卫岗附近结束了行程。虽然没有捕捉到梦寐的独角仙和锹甲,但也算收获不少吧。

会写字的蜘蛛

DSC07170

看到它的时候我非常的惊讶,这不就是电影《夏洛特的网》中的夏洛特嘛?它织出的字母有W、Y、N、M、X,最后构成了一个巨大的X。我想这蜘蛛不愧是搞网络行业的,广告到处都能打,临了还不忘写上www网址。

四脚蛇

DSC07174

这只四脚蛇就出现在夏洛特下方的树干上,浑身光溜溜的像一条鱼。同事眼尖,发现它后大声的告诉我说“看,大壁虎!”,我仔细看了下它的爪子,觉得与壁虎的吸盘有异。一时间找不到确切的名字,于是就叫它四脚蛇了。

马陆

DSC07179

这就是传说中的千足虫,腿比蜈蚣的还多。一般被碰到时就会缩成一团,并且放出一阵难闻的臭气。因为长相丑陋,所以我们也没怎么招惹它。

白蚁

DSC07173

紫金山的白蚁相当多,有很多大树也早已沦为蚁冢。看到树皮处有类似泥土的东西,往往剥开树皮就有一窝窝的白蚁。偶然发现,有蚂蚁的树上是绝对不会有白蚁的。

猎椿

DSC07198

这应该是此行的最大收获了,捕捉的时候它正潜伏在白蚁窝的旁边。我一开始以为是一只大蚂蚁,后来仔细观察又不像,觉得很特别就捉了回来。在网上查了资料,基本确定为某一种猎蝽。别看它的口器和蝴蝶一样是根长长的管子,其实威力无穷。我将其和一只尺蠖、一只瓢虫关在一个瓶子里,结果第二天尺蠖和瓢虫都被它吸成了木乃伊。

其他

中途在湖边捕捉了一些蝗虫、蚱蜢和螽斯,河边还有一些红色的类似蜻蜓的虫子。后来抓了两只才知道,原来是豆娘。只可惜当时只顾着抓着痛快,没有留下照片。

尽管这次几个人顶着太阳走了不少的路,不过大家还是觉得非常满足。大自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认知,出去走走看看这些可爱的昆虫,比整天待在家里上网要有趣的多了。

紫金山捉虫记》上有8条评论

  1. smigoo

    我只玩过2种虫子 都是小时候。。。
    一个蝉宝宝 不过从来没被我养成蛾子 因为我太爱他们了 捏啊捏就死了
    还有个是西瓜虫 我以为埋在土里他们就能长成西瓜 结果我等到冬天也没看到根苗

  2. test12

    我昨晚做梦梦见了3只大甲虫,我想明天带给愆伏吧!就这么一抓被咬了,我醒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