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亡

南京长途汽车站从来都是这个样子:前年这样,去年这样,今年大概也是这样
写于2005-9-30

汽车早就出发了,此刻却只能跟随着蠕动的人群缓缓移动
我不知道这些人会逃去什么地方,也不想关心。保护好自己就已经不错了,我这么告诫自己。
经历了中山路的骚乱,鼓楼的拥挤,玄武湖的无序,人们的情绪是那么的浮躁——一触即发。
车子摇晃着停在了中央门长途汽车站。
我从阴霾的天空嗅到了一丝惶恐。

检票口由一驃武警守着,被他们牢牢看守的门上挂着横幅一道,上面写着:“40分钟内车次才可进候车厅,其余请在外耐心等待。”后面熙攘而至的人流,到此嘎然而止。

我捏紧了手中18:25发车的预售票,冷眼周围的喧闹,打算伺机混进候车大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