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08年06月

拿来主义

平常自己设计的时候多多少少也会搞点拿来主义,但总可以美其名曰“批判的继承”。

今天上江苏移动查话费,蹦出这么个页面,让我很无语。这位设计师难道也是马银饭?

chinmobile

mario

一声叹息

范美忠终于还是被解聘了,卿光亚校长也没有能够"保"住他,因为来自于"行政的力量"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。范美忠在凤凰卫视的节目中自称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老师之一,看了他的现场表现我认为这是有依据的。而范美忠被解聘,这也是有依据的,因为他没有教师资格证。根据教师法规定,教师资格得由教师资格证来证明,要获得教师资格证就要参加教师资格考试。范不屑参加教师资格考试,自然没有教师资格证。可他有教书的权力吗?

我不了解范美忠教书的实际情况,但我可以肯定在我的学生时代,有资格称为合格的老师的并不多,甚至有一些还让我们这些做学生的切齿不已。

我非常反感当时的教育方式:1、不平等;2、强灌教学,3、以分数衡量能力。

不平等:老师和学生间从来没有平等对话,老师一定是对的。校长可以站在教学楼里大讲特讲,学生站在操场上淋雨晒太阳。

强灌教学:光速是每秒30万公里,所以太阳到地球的距离是1.521亿千米。我就奇了怪了,老师们难道去量过吗?好的,可以计算。那请问地球到太阳的距离是始终相等的吗?公转轨道是正圆吗?既然不是,凭什么这么肯定不让学生质疑?政治课上老师教育我们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这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的论点。我当时提出,如何证明这句话是正确的,老师摇摇头让我把这话记住就可以了。历史课上我们始终要求记住什么背景、意义。可是谁会真正去分析和理解众多历史事件。

以分数衡量能力:考试分数始终是一切,不管你是作弊还是用别的手段。

这一系列教育方法出来一群什么人呢?一群具有绝对统一观点,没有主见的人。他们所有的观点,都需要别人灌注。对了,就是拼命罢黜范美忠的那群人。他们从来不会以包容的心态看待问题,在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上他们有着相当的经验,他们就是受着这样的教育。
我非常遗憾的是,国内少有的优秀教师中的一位,又被剥夺了育人的权力——仅限于学校。

根据我最近的了解发现,私立学校更能容纳优秀的教师。

禅心

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,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;及至后来,亲见知识有个入处,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;而今得个休歇处,见山袛是山,见水袛是水。——清源惟信

在看一本关于禅的书,虽然印刷质量一般,却也尝让我拊掌称快,忍俊不尽,大呼妙哉。

分享几个经典故事,

其之一:

芥子须弥

唐朝江州刺使李渤,有一次问智常禅师:“佛经上所说的‘须弥藏芥子,芥子纳须弥’,我看未免太玄妙离奇了,小小的芥子,怎么能容纳那么大的一座须弥山呢?这实在是太不懂常识了,是在骗人吧?”
智常禅师听了李渤的话后,轻轻一笑,转而问:“人家说你‘读书破万卷’,是否真有这么回事呢?”
“当然了!当然了!我何止读书破万卷啊?”李渤显出一派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“那么你度过的万卷书现在都保存在哪里呢?”智常禅师顺着话题问李渤。
李渤抬手指着头脑说:“当然都保存在这里了。”
智常禅师说:“奇怪,我看你的头颅只有椰子那么大,怎么可能装得下万卷书呢?莫非你也在骗人吗?”
李渤听了之后,立即恍然大悟,豁然开朗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