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

前几天走到路上的时候偶然听见“花儿乐队”的一首新歌,旋律很是熟悉。今天忽然想起是在《日之韵》的卡带上听过。上网搜了一下,是槙原敬之的《もう恋なんてしない》,被收录在《日之韵no.1》中。于是又找了同样被收录的玉置浩二的《元気な町》来听。那时候的玉置浩二还是一个扎着小辫子的文艺中年,现在已成了个霜染两鬓的小老头;那时候的zard的版井泉水唱着《摇れる想い》,现在也已香消玉殒;那时候还能听到x-japan的hide,现在早就物是人非。

上次去栖霞山的时候碰到一群美术系的学生在野外写生,不由得又想起自己的少年时光。想起几个朋友一起在美术教室练素描的样子。往昔岁月,仿佛弹指一挥间。前几天去南艺考试,蓦地发现最适合自己的还是画画吧。画画能让我静下来,而互联网似乎总让我显得浮躁。

本来是谈回忆的文章,但是由于职业习惯,又想到了设计。那么谈一谈回忆与设计吧。

设计原理中谈到回忆也是设计诱因的一种,举了个椅子的例子。由于没有图片,只能语言描述一下了:那把椅子被设计成学校教学楼楼梯的某一段,并且布景上作了相关处理。学校的楼梯谁没有坐过呢?当你坐上这把椅子,你会想到什么呢?玻璃瓶桔子汽水,篮球,烟头,校服。

最后放上玉置浩二那首歌吧,可以让人很安静

觉得这篇文章对你有用?支持一下我的写作